9910
查看
14
回復

腾讯欢乐升级的玩法: [情感故事] 何其有幸曾遇到個火種。何其不幸親手將其熄滅。

[復制鏈接]

欢乐升级炒地皮怎么玩 www.lhznj.icu 樓主: 月亮之上有太陽       只看該作者   倒序瀏覽   閱讀模式

樓主

參加活動次數: 0

樓主
發表于 2016-7-25 10:23:19 | 只看該作者 回帖獎勵 |倒序瀏覽 |閱讀模式



1

百葉窗,墨綠,窗戶也是綠玻璃,窗外日頭喧囂,從30層樓往下看,車如螻蟻。陽光滲進來,一條條橫鋪在她臉上、脖子上、手臂上,小腿則沒進了陰影里,肌肉分明,線條流暢。他靠在她窗邊書桌上,有意無意地看著她。她埋頭找唱片,光線在她的頭發上晃動,明明暗暗搖曳著光澤。他不說話,她也不說話。這一場沉默難堪的對峙,各懷心思?!罷業攪??!彼艫脫?,手里拿著找到的唱片。竇唯的殃金咒。


2

大暑初見呂梁時,她來租房,逼仄的臥室,房東粗魯地把門打開,隨口報價。這里地段不錯,窗外就是維港,兩室一廳——另一間他正在住著——家具殘缺不齊,冷氣十足,租房總是供小于求。她一個人,倚著一只大行李箱,也不理論講價,當下付了現金租了下來。當時周末早上十點,他剛起床,蓬頭垢面跟她撞個正著。呂梁佇在房間里,送走房東,回房打掃,空氣中泛起厚重塵埃,在被綠玻璃濾過的黃太陽光里飛舞著,大暑靜靜看著她,恍惚覺得有些不真實。他以前見過她照片,在朋友的手機里,抻著脖子點煙的姿勢,舞臺上芭蕾演出的姿勢,伏案寫作的姿勢,“博古通今,異常有趣”,朋友這么形容她,那時他們正在熱戀,不知何故又快速分了手。見著真人,竟然恍若隔世。呂梁回頭看見他,笑著打招呼:“你好啊,室友,我叫呂梁?!薄澳愫冒?,我叫大暑?!彼??!澳芙韙鏨ò涯ú悸??”她笑起來眼睛細細長長的,仿佛從骨頭皮膚里滲出光芒。他看著她,忽然覺得人生千回百轉九曲回腸,盡是伏筆。

猶似故人來。


3

在呂梁搬進來之前,她那間臥室由于房東的原因已經閑置半年。大暑一個人住在這,除了樂隊,沒有過分親密的朋友,人際的社交行為會消磨自己的耐力和斗志,待人處世克制有禮總是沒錯的。無聊就對著空氣說話,壓著嗓子練黑嗓,隔音不好,總有隔壁的人來敲門。Amy有時候會來找他,給他帶樓下東南亞菜館子的炒金邊粉和葡萄味的Four Loko。幫他混音,試聽,同他去錄音棚。Amy和他從大學開始在一起,至今快十年,是細水長流的感情。他們談論生死命理,也談論柴米油鹽,被人問起來是否是情侶,總是下意識一口回絕,仿佛談情說愛是一種對信仰的侮辱。算是奇怪而穩固的關系,Amy一直有男伴,來來往往過盡千帆,而他也不覺得有什么,他中間也談過一兩個無趣的女友,覺得乏味就沒有再找?;蛐碓緹鴕丫攪等?,是漫長生命相互慰藉的伴侶?!拔伊蛋??!盇my來看他的時候,大暑說。

“隔壁的女生嗎?”Amy問,語氣卻是陳述句?!班??!貝笫釧??!拔裁??”Amy問。他想了想,說:“看到她的時候,覺得活著突然變得有意思了?!薄澳嗆芎醚??!盇my說,她轉身替他收起桌子上散落的唱片,低著頭沒有看他,聲音笑著說,“其實你不必告訴我的?!?/font>


4

他和呂梁進展得很快。

從認識到確立關系只花了兩個小時。他替她收拾屋子,擺放書籍,臨到吃飯的時候他問她:“如果我現在向你表白,你會答應嗎?!?/font>

呂梁說:“會?!彼膊瘓醯悶婀?,只是象征性地問了一句:“為什么?”“你桌上有我喜歡的唱片?!彼倭艘幌?,又接著說:“我常去看你演出?!貝笫釷搶侄又鞒?,小有名氣。香港的文藝圈子這么小,黑金的圈子更小,被人知道也沒什么奇怪吧。這么想著,他竟然心中一絲喜悅。

5

是一段截然不同的戀愛。像是茫茫夜空之中,陡然升上天炸裂的煙花,漂亮又驚人。從前他覺得自己都是浮在空中的,輕飄飄的,見到呂梁,仿佛又實打實踩在了地上,連走路都開始有了讓人安心的負重感。呂梁熱烈、明麗、乖張,遍體鋒芒,一陣見血。就連跳芭蕾,都帶著狠辣果決的姿態,不是傳統的芭蕾老師應有的習性。她寫小說,言辭辛辣,銷量慘淡,褒貶世態毒辣天真,并非常人能經受得住。面對大暑,她也毫不保留。她生拉硬拽,把他從自己乏味的神壇上拉了下來。大暑心中雀躍,像是發現了寶藏。一個人活著太無聊,軟綿綿討論似是而非的宗教哲學話題并不具有吸引力,為著喜愛的不同的音樂流派爭執也毫無意義,更遑論去對所有僅憑主觀意識表達的藝術品頭論足??墑鍬懶壕褪怯斜臼擄顏廡┒急淶蒙遼練⒐?。她對于活著有著無限的熱情、勇氣和耐心,并對他單調的生活嗤之以鼻。自我反思一下的話,他確實過得乏味。他一個人生活,不愿意把自己剖開給別人看,大庭廣眾討論文學音樂藝術對他而言太過羞恥,唯一可以與之討論的Amy也早已經看透了他,樂隊的文案從來不敢讓他經手,生怕他寫出來“我們也不知道做了什么音樂”這種話??墑撬諦撓忠斐5爻涫?,興許是閱讀量太大,再與人交談就會無法忍受對方的匱乏和無知,開心是自己的,不開心也是自己的。所以當他接觸呂梁時,會覺得十分神奇,為什么內心這么宏大壯麗的人,還會對世界抱有這么大的期望?


6

呂梁于大暑而言,是他死灰的生命里一絲微紅的炭火。但也只是微紅了。他很快看透了她??贍苣源鎰白判炊韉娜?,看人都入木三分,知道自己要什么,合適什么。

他們很快聊完了該聊的話題,去完了該去的書店,看完了該看的書。在愛情這場博弈里,沒有了風花雪月的羅曼蒂克做掩飾,剩下所有都變得寡淡。呂梁曾經新奇的言論,一而再再而三抖出來,變成老梗。她太想改變他,把他變成跟自己一樣熱烈的人,一旦意識到這種勢頭,大暑便開始抗拒。一個人他已經習慣了,他寧可跟她像兩條平行線一樣永不交叉,也不愿意有所重合。呂梁是一個籠子,妄圖圈住他這只鳥。

7

“分手吧?”呂梁說?!拔裁??!貝笫釧??!拔乙參蘗牧?,熱情已經枯竭了?!甭懶核??!昂??!貝笫釧?。這是他們戀愛第20天。在他們互相看透的時候。他們看透得太快,像疾馳而過的火車,轟鳴而來,滿世界噪音。

8

“我覺得你像是在找什么一樣?!盇my同他說。Amy看他看得比呂梁還透。她看透了他的怯懦。

“你跟我在一起,或許真的是我們互相合適,可是捫心自問,我們之間真的還有喜歡嗎?或許你是為了在她身上找到一點自由而已,可是一旦她發現了你其實不是那么好,你的自由也蕩然無存。

“說到底,戀愛乃至婚姻,是給自己上了一把鎖而已。所謂人的歸屬,靈魂、感情、肉體種種,把自己鎖上,出不去,才是歸屬?!輩輝敢獾幕?,一輩子流浪咯。所有宣稱的坦坦蕩蕩敢愛敢恨,說到底不過是膽小?!彼鬧蟹誶а醞蠐鋝恢綰甕侶?。一向不愿意見Amy,她什么都懂,又什么都不說,她站在他世界的制高點,審視著他每一個動作,令他無處藏身??傷質俏氯岬?,不具攻擊性的,實在沒有過分觸目的危險,使他得以像孩童一般依賴著她。他突然想起來一句話——她什么都懂,什么都寬宥你。

她是他的嗎啡。


9

分手的時候,他覺得掏心又漫長。她說要送他東西。翻出來是竇唯的唱片。殃金咒。

“我喜歡這張唱片,你說我故作清高也好,說我只知道竇唯也罷,我挺喜歡的。它有神奇的清理情緒的功能,大量的噪音,反而能讓人心神寧靜,你的一生太過順遂,也許所有的憂愁只是會想魚里會不會有刺而已,所以可能它對你來說沒什么用,你知道的東西太多,反而人情冷暖對你而言一無是處,可是我不一樣?!翱贍萇硤寰橢皇且桓鋈萜?,盛載在我們在人世的種種情緒,容量有它的限度,需要定期清空才能又更強大的空間去迎接新的生活。所以呀,我要把你清空了?!霸諛闃?,我也談過一些戀愛,我的耐力、信心、對人的喜歡,都建立在不斷摧毀與重生的精神之上,可是我到現在和你分手,還是會傷心,也是挺可笑的?!甭懶菏帳暗糶欣?,快速為房子找好了下一任租客,除了一張唱片,什么都沒留下。在遇到呂梁之前,他從來不是戀舊的人,也不會優柔寡斷。非得等到她把他削骨撥皮之后,他才恍然覺得失去了什么。但是也只能失去了吧。他沒有勇氣去留住一個已經看透了他的人。


10

分手之后,大暑常?;嶧叵胱約旱囊簧擋恢檔?,應不應該去尋求新的信仰,或者找一個新真正是靈魂歸屬的戀人?;蛘呦胂肼懶?,可能是他已有生命力最新鮮動人的時光。

何其有幸曾遇到個火種。何其不幸親手將其熄滅。

“我連自己都不能原諒自己的懦弱?!?/font>



樓主

參加活動次數: 0

沙發
 樓主| 發表于 2016-7-25 10:25:46 | 只看該作者
立春喜歡古典樂,最喜歡李斯特,然后是德彪西和巴赫。立春最喜歡的小說家是村上春樹和奧爾罕·帕慕克。立春喜歡粵語歌,喜歡黃偉文和麥浚龍。立春不喜歡旅行,卻喜歡朝圣,村上的東京,奧爾罕的伊斯坦布爾,李斯特的匈牙利,麥浚龍的雷克雅未克。立春的眼里有千千萬萬個世界,而阿明眼里只有她。阿明什么也不懂,但是會為她搜集李斯特各個版本的黑膠唱片,帶她去紅勘聽每一場演唱會,各個渠道打聽村上最愛的單品送給她。盡管如此,立春還是要跟他分手?!拔蟻不賭芤黃鵒奶斕哪瀉⒆友??!繃⒋核?,可是阿明不是。 “我可以學的,也可以改的?!卑⒚骷岢炙??!傲蛋兇羈膳碌木褪且黃雀謀渥約貉??!繃⒋核?,然后她拿起包就走了,咖啡都還沒喝完。荷里活的這家咖啡廳,他們每個星期都要來,這次也許是最后一次。阿明一直都隱隱約約感覺得到,立春不夠喜歡自己,至于兩個人為什么會在一起,只是立春那時剛分手腦子一熱需要有個伴,剛好阿明出現了而已。剛在一起時是很開心的,他們去西貢吃海鮮,去大嶼山看落日,去荷里活喝下午茶,每次約會,立春都能花樣百出。分手的理由,立春擺了一百萬個。她要實習,她要考GMAT,她要旅游,最后一個理由是,她不喜歡阿明。阿明其實一直都知道會分手,立春是那么難以掌控的女孩子,性子太野,以至于無論怎么看,都那么迷人,朝朝暮暮都讓他猜想怎么才能馴服她。對阿明而言,立春是戀人,是需要時時刻刻被照顧的姑娘。而對立春來說,阿明只是度過失戀期的一個伴兒。阿明雙手送上了自己的真心,給了立春傷他遍體鱗傷的權力。阿明有點傷心。去吧臺要結賬,卻被吧臺的女生告知立春已經結過賬了?!笆切》??!卑⒚骱胰艘徽懦備商ǖ吶?。女生尷尬地退給了他,是日元。阿明臉紅地收下了,這還是剛在一起時,在東京兌的日元。女生也不說話,繼續做咖啡。吧臺一直持續在相對的平靜之中,誰也不說話,只有做咖啡的機器不時發出噪聲。不一會兒一杯咖啡遞到了阿明面前,是摩卡。女生說:“你知道嗎,摩卡的三分之一是意大利濃縮咖啡,三分之一是熱巧克力,三分之一是熱牛奶,要依次放進去,才能有摩卡的味道,否則就是其他的劣質品?!八莢庥齬緩鮮實牧等?,那有什么辦法呢,因為好的東西都要按順序才能到嘛?!薄澳?,嘗嘗?!卑⒚縻讀算?,又抿了抿。在咖啡店一直待到女生換班。直到她快走的時候,阿明才鼓起勇氣問:“你叫什么名字?”立春以前說,想去托斯卡納,說好的事情總會到來,當它到來時,也不失為一種驚喜。

這座城市這么小,每天,每天都有驚與喜?!澳閬麓衛?,我就告訴你?!迸?。


樓主

參加活動次數: 0

板凳
 樓主| 發表于 2016-7-25 10:26:16 | 只看該作者
1

在一個城市,至少要待上兩年,才能逐漸摸清楚它的脈搏。

你需要認識新的人,睡新的床鋪,換新的工作,趕赴新的聚會,學習新的語言。不光是新的文法常識,還有新的粗口、新的語言習慣、新的口頭禪,如同認識一個新的伴侶,不斷同它爭吵、和好、爭吵、和好,然后磨合到棱角漸無。

在香港的第三年,小雨準備離開。

她在海港城的無印良品兼職,輪班休息時去荷里活的咖啡店打雜,周末在中環發傳單。不需要技術的工作,隨便干上兩年,都能比新入職的正式職工做得都好,更何況她又極善于跟人打交道。

小雨高中沒畢業就來了香港,粵語學得很精熟,她膚色偏黑,容貌又有著南嶺姑娘的小家子氣,很容易被當成本地人。

有一個每周定期幽會一次的男友,叫阿明,還是個學生,地道的北京男生,濃眉大眼,身材挺拔,在H大念營銷,這在香港并不是一個討巧的專業。

“又有什么辦法呢,我又喜歡香港,又喜歡營銷?!卑⒚魎?。


2

阿明是她的第一個男友。嚴格來說,是第二個,在家鄉時家人曾為她安排過一門親事,同那個男人見過幾次面小雨便逃了。她的家鄉潮市,是個奇怪的地方,富有而平庸,現代而保守,像一個巨大的黑洞,能夠同化所有現代化的科技新潮,納入它原來的舊制度之中。她對阿明說,潮市被幾個家族劃分著,每個家族都有族長,犯了道德錯誤都會被懲罰,阿明覺得不可思議。

同阿明在一起是新奇的。

他教她寫數列,她念高中時怎么也學不會??菰鏤尬兜氖衷謁氏鹵涑閃斯嬖蜓轄韉畝恿?,加減的美感更是妙不可言。他們一整個晚上縮在他的小房子里看押井守,看大友克洋,看黑澤明而毫無倦怠。

阿明對事物的理解自有他自己的一套美學認知,仿佛任何事情都有它存在的美感。同他相處就好像黑暗的夜晚秉燭穿行在密林,前方是否有歸途尚不可知,但耳畔夜鶯啼歌確實人間天籟。

這是一扇新世界的大門,阿明愉悅地拉她進入。

而她卻不能為他開啟任何大門。


3

少年人的感情往往不會是七年之癢,而是七月。

拍拖第七個月時,小雨在尖沙咀的鐘樓看見阿明牽著另外一個女生,阿明的眼睛里有光,兩人說說笑笑似乎很開心。少男少女,在擁擠的人群中緊緊牽著手,任人流如何湍急都不放手。她恍然間想起一句詩:

你來人間一趟
要去看看 太陽
要和心上人走在街上

那一刻,她好像被太陽照得無處遁形,恨不得人間消失,仿佛她才是那個多余的人。

“小雨和阿明,多不對等啊?!彼諦睦鋃宰約核?。

她對這個世界一無所知,連數列的計算都要絞盡腦汁,他說的任何一個網路上的笑話她都聽不懂,更別說新的企業營銷模式,市場細分,產品定位,甚至于他口中簡單的管理學理論在她聽來都是天方夜譚。

“阿明啊,我們分手吧?”小雨逮著機會說。

“好啊?!卑⒚髏揮幸凰砍僖?。


4
好聚好散。

他們兩個對坐在他們認識的地方。荷里活的咖啡店。

阿明剛簽了工作,看上去似乎很開心,“其實也很簡單,無印良品的銷售?!筆切∮暌鄖凹嬤暗牡胤?,她干得比正式職員都要好太多。

“如此,那恭喜你呀?!斃∮晁?。

“能不能升職還要看業績啦,奈何我實在是喜歡無印良品,每個產品都有它自己特有的性格?!卑⒚饜ψ潘?。

可能這就是她和阿明的區別,她工作、兼職、日夜馬不停蹄都只是為了謀生,而阿明是為了他自己開心,這樣真好啊,一點棱角都沒被磨去。

“對了小雨,你為什么要來香港呀?”阿明問。

小雨一怔,她確實沒有細想過這個問題。當時才17歲,被家里逼著訂婚,就慌慌張張隨著黑船偷渡到了這里,用假身份證做各種各樣的零活,在路上看見警車都會心跳慢半拍。她都快忘了,自己以前也是個喜歡安妮寶貝黃碧云的文藝小女生,在學校也有自己偷偷喜歡的光芒奪目的男孩子。

“高中看了香港的畫報,想著就來了,一待就是三年?!畢肓訟?,還是決定騙他,可能這樣任性而充滿喜好氣質的答案才是阿明喜歡的吧。

“這樣啊,真是很棒呢,不像我還要考各種東西才能來?!卑⒚魎?。

他們互相道了別。

“再見?!卑⒚魎?。

“還是再也不見了吧?!斃∮晷ψ虐謔?。

出了咖啡店時已是黃昏,香港的天空永遠蒙著一層灰,明晃晃的太陽散發著茍延殘喘的熱。她看看自己的手,粗糙有力,是長久為生計所迫的手。如果當時沒有逃出來,也許會安逸地做某個店鋪的老板娘吧?

她突然想回家鄉。

同家鄉的那個男人結婚。

不知……還是否有回家的船在等她?
樓主

參加活動次數: 0

地板
 樓主| 發表于 2016-7-25 10:26:43 | 只看該作者
1

10歲的神童。

15歲的天才。

到了20歲,就泯然眾人,成為蕓蕓眾生中的普通人。

驚蟄今年21歲。大學已經畢業一年。認識的人都驚訝于他年齡如此之小。

嚴格來說,算是無業游民。在不知名的樂團里做第一小提琴手,經常充任鼓手、薩克斯、單簧管和小號,每到黃道吉日去城郊鄉下做紅白喜事。有一票玩搖滾的好友,一起混跡于威靈頓街一些酒吧做伴奏,PUB、CLUB甚至BAR都來者不拒,有活就接。

驚蟄可說是少年得志。音樂世家,母親是北京的歌唱家,父親是國內知名樂團的第一鋼琴。他自己從小念的音樂附小、附中,大學念的世界享有盛名的音樂學院,修了兩年就順利畢業,不可謂不天才,如今每日趕場討生活,也不可謂不落魄。他倒是自得其樂,甘之如飴。父母只知他在香港搞樂隊,也從不過問其他事情。

有一個大十歲的女友,是新界人,叫阿May,出手闊綽,送衣送車,不定期見面。好像很多香港女生都叫阿May,送快遞的阿May,蘭桂坊的貝斯阿May,樓下洗衣店小妹阿May。這個阿May和其他阿May的區別,好像也就是有錢而已。說到底,還是不怎么喜歡,但又離不開,沒了她,誰來給他付每月的酒錢呢?


2

阿May送驚蟄的第一件禮物,是一把她高中上興趣班時用的小提琴,斯特拉蒂瓦利制作,市場均價500萬美金,還帶他去訂做了幾套西裝。她希望他能安定下來,去香港管弦樂團、小交響樂團或者內地的愛樂樂團面試。香港的有錢人好像都這樣,永遠都不知道他們有多有錢,路上車水馬龍皆是豪車,開車的女子都面容精致且自食其力。

那自己這樣算什么呢?驚蟄問自己。

算是被包養吧。他自問自答。

他把那幾套西裝扔在一邊,拿上小提琴,仍舊去了威靈頓街趕場。阿May也沒有多說什么。是啊,像她這樣的有錢人,也許這么一把天價的樂器也不算什么呢。

他的叛逆期來得太晚了。從小遵循父母的意志,做讓他們開心的事情。一脫離他們的管束奔往社會,便露出窮兇極惡的奢靡姿態。他這么稚嫩,獨立一人面對這個險惡的世界,卻沒有資格自怨自艾。已經成年了啊,21歲了啊。

從小父母都告誡他要聽話,不要讓父母操心,開場白隨著年齡更換,

“你都9歲啦,是大孩子啦?!?br />
“14歲啦,可以一個人寄宿啦?!?br />
“都成年了,還賴在國內像怎么回事嘛?!?br />
“20歲了畢業了,混不好別回北京?!?br />
混不好就不能回去。那就,一直都混不好吧。


3

阿May不喜歡驚蟄那些玩搖滾的朋友。Extreme Metal、Screamo、ART POP在她看來皆是無良憤青,偏偏她對每個搖滾樂隊搖滾種類了如指掌,批評起來頭頭是道,甚至精確到每一個四拍的升降調問題,總是能把他堵得無話可說。

“你這樣的資質,不應該只在搖滾小圈子里邊,完全可以去大樂團的?!卑ay勸他。

“可是我喜歡啊,你就當我是叛逆期別管那么多行嗎?!本菟?。

“好好好,我不說啦?!卑ay哄他,溫柔的眼睛里儲埋海洋。

在阿May看來,音樂玩好了,就要去樂團,就要發暢銷大碟,就要世界巡回演出,就要受邀為各國首腦表演,就要家里藏滿了陳年的紅酒沒有作曲靈感時就打開來喝。這樣的生活小資得讓人難以企及,就連他的父母都不能做到,更何況他。

為什么玩搖滾呢?其實也談不上喜歡,可能就是因為父母不會滿意這樣的他吧。現在連女友也不喜歡,確實是很諷刺。那要繼續玩下去嗎?玩呀,終有一天能讓父母生氣吧。


4

阿May和驚蟄兩個人,相處的模式奇怪得很。見面只有吃飯,逛街,做愛,其他什么都說不到一起。這樣看來,其實更像是長期的sex partner。他們把自己真正的一部分都藏了起來,然后拿出最世俗的一面游戲人間,看起來暢快自如。

直到今日他才知道阿May的秘密。

晚上剛演出完,蘭桂坊的酒保用阿May的手機打電話給他,說是喝醉了讓來接。這是驚蟄第一次進阿May的家。逼仄不足50平的小房間,狹窄的客廳還堆了一臺三角鋼琴,是斯坦威,零零落落全是各種樂器,大提琴、中提琴、小提琴、雙簧管、單簧管等等,掛滿了各類鋼琴家的肖像,有的是原版的油畫,臥室放滿了各種青少年鋼琴賽獎杯證書,不乏享譽世界連他都望而止步的比賽。

還有一張類似全家福的照片,左邊那個老人他認識,是以前國內可說是top1的鋼琴家,他年少時的偶像,似乎因為一次動亂再也沒有出現過,只能從隱秘的渠道得知他的消息。其他的人也都是他熟知的有名的音樂家。

原來她的出身竟然這樣……顯赫。

對,是顯赫。


5

“十幾歲的時候,家道中落,全家人都喪失了演出的機會,只能舉家出國逃到美國,因為家庭的關系,我被禁止不能再練琴或者參加比賽。

“不知道你懂不懂那種感覺,明明好像一出生就被注定要從事的行業,突然從人生軌跡中抽離,那時候仿佛生活一點奔頭都沒有了,全是無止盡的黑暗。

“我和我母親都得過相當長一段時間的抑郁癥,住在療養院里將近三年。最后母親沒有熬過去服藥自殺,我一下子被驚醒之后開始學習文化課,艱難地考上了大學,貸款上完了大學,然后回香港找到了體面的工作。

“這份工作做得很好,開給我的薪金也相當豐厚,甚至比以前家中全盛時期還要好。一個人足以養活全家??墑僑胰巳劑粼諉攔輝敢庠倩毓娑圓緩玫幕匾?,如今還在世的也只有哥哥。

“所以我喜歡你,是真心實意地喜歡你,傾盡所有對你好,不愿你跟從前的我一樣,被迫放棄所愛?!?br />

6

“你怎么知道我是被迫彈不了鋼琴的?”驚蟄問。

……

“你左手拿筷子,吃西餐時左手用刀,但是拉小提琴還能右手拉弓,聽到鋼琴曲時左手會不自覺在空氣中彈出來,你的右手手指是不是出了問題?”阿May猶豫了大概五分鐘,空氣凝滯良久,終于試探性地說了出來。


7

驚蟄大學畢業之后,一次偶然的比賽發現右手二、三指用不了力氣,去醫院檢查之后被送往精神科,說是壓力太大,可是平常無壓力練習時也按不下鍵。剛好又被父母勒令不準回北京,索性就滯留在香港無所事事,拉小提琴謀生。

可是這種事情怎么能告訴阿May呢。在她眼里他一定還是個完美無缺的鋼琴少年吧?


8

“阿May啊?!?br />
“嗯?”

“能不能再帶我去做套西裝啊,我想去面試?!?br />
“面試什么?”

“隨便什么樂團的小提琴?!?br />
“那鋼琴呢?”

“不喜歡呀?!?br />
9

She had blue skin,and so did he
He kept it hid,and so did she
They searched for blue
Their whole life through
Then passed right by
and they never knew
——Shel Silverstein, Every Thing On It
樓主

參加活動次數: 0

5#
 樓主| 發表于 2016-7-25 10:31:54 | 只看該作者
春 分


有多久沒有喜歡過一個人了?
  
春分掰掰手指頭算了一下,嗯,15年了??墑撬?9歲啊。上一次還是偷偷喜歡幼稚園的小男生班長。


1

真心話大冒險的時候,無論問什么問題,春分都神奇地一片空白,沒有戀愛經歷,沒有喜歡的人,更別提“有顏色的笑話”。于是被強制大冒險,跟隔壁桌的男生要電話。
   
春分其實生得很美,雙瞳鎖水,身形修長,從小學民族舞,舉手投足盡是風情,追求她的男生也不在少數,可她卻天然一種呆勁,全都禮貌地拒絕?;蛐砼睦鋃疾亓艘桓隹躒粘志玫墓髏?,需要一個十項全能的soulmate(靈魂伴侶),而不是得過且過毫不觸電的companion(伙伴)。

有很多女生,在長大以后都會忘了這個美夢,沉迷于來來往往的男伴男友中,戀愛,分手,戀愛,分手,攢夠了戀愛心經,患了戀愛病一樣惶惶不可終日。

而春分仿佛對戀愛有著天生的抗拒,明明自己還不夠好,怎么能去為難別人呢?明明別人還不夠好,怎么能來勉強自己呢?

被要電話的男生生著一雙桃花眼,眉眼生風。被要電話時給得也十分爽快。

太夜店小王子了。春分心里給他打分。

嗯。80分吧。畢竟臉還是不錯的,穿得也算是體面。


2

春分有個隱秘的習慣。喜歡給不認識的男孩子打分。

演講協會帶戴木框眼鏡的會長前輩,40分,太矮了,加分項是聲音好聽。

金融工程的專業課帥老師,70分,鼻子里的臟東西老掏不干凈,減分項。

投資銀行實習時溫文儒雅的部門經理,60分,老是動不動遲到,減分項。

好像還沒有一個能上80分呢??蠢?0分的桃花眼男生還是可以的。

可惜還是沒有100分。一把大叉。


3

到底什么時候才能遇到一個100分男生呢?

要是遇不到就一輩子不戀愛了。


4

第二天去上班被分到一個新的case,聽說帶隊的leader剛本科畢業,面試一面就被錄了,都沒有筆試,直接成為正式員工。關于他有沒有走后門,整個team眾說紛紜,春分想起自己艱難的五面才進來這個公司,心里暗戳戳給他打了個走后門的印象分。

直到leader走了進來坐在正座上,春分才想起來,噢,桃花眼男。

他看了她一眼,然后開始做個人簡介。噢,叫Alex,典型夜店小王子的名字。

春分覺得金融整個行業都很不公平,為什么這些人,生得這么好看又這么學霸,還一臉理所當然的流氓臉。她費勁全身氣力才勉勉強強考上港大,拿著接近滿分的成績在專業排名還是吊車尾,每次熬夜做PPT給team leader看還是要被罵得狗血淋頭哪哪哪不行重做。她這樣普普通通的傻姑娘,就算談戀愛,也都會不及格吧?

憑什么Alex剛剛大學畢業一進來就能做leader,還夜店玩得那么溜?

春分越想越發覺得世道不公人心不古,所有人都應該關進家門好好學習回爐重造練得跟她一樣傻。
太氣人了,減分減分,59分。多給一分都不行,就是不能及格。

你看嘛,漂亮姑娘都這樣,不患寡而患不均。


5

Alex待春分跟旁人并沒有什么不同。該罵的時候罵,該表揚的時候表揚,該加班的時候加班,該慶功的時候慶功,好似并不認識她一樣。最嚴重的一次,半夜把她從dorm里哄起來,責令立馬改Pre用的PPT。

不同的是,case結束在酒吧慶功那天晚上,他遞給她一個裝著蝴蝶夫人歌劇門票的信封,也不多說,只是叮囑她穿正式一點。春分心中騰然而起一種好感。她是個有選擇困難癥的問題少女,不能問她去哪家,或者去還是不去,只能對她說,現在就去,其他都已經安排好了。

嗯,加分,加到79分。多給一分都不行,80分太高了。誰讓他半夜哄她起來做PPT。


6
Alex生得真美阿。

看到他,春分才意識到從小自己被夸漂亮都是別人的奉承話。

鼻子山根那兒挺得跟隆過似的。整張臉秀氣得不行,套個假發估計上街能被男生要電話。好像也不矮,目測有185,不知道有沒有墊增高墊。天,185,這在香港男生里面,簡直算鶴立雞群了。立春簡直受夠了每天在學校平視一群170的廣東男生了。

哎,那要加分嗎?

加還是不加?

算了加吧,反正他也不知道。

加多少?

嗯……五分吧,不能再多了。85分就有4.0滿績了。

啊,還會聽歌劇哎。繼續加分?加……一點點吧,85分。

果然,還是個外貌協會啊,春分有點唾棄自己。


7

春分其實過得很通俗。

深刻的東西一概不懂,愛看的小說都是網文,愛聽的歌都是流行榜單找得到的,喜歡的電影都是院線大片。所以隨便一個人說些小眾的東西,對她而言都是一個嶄新的世界。

可是,還是看臉,有搖滾男生在她面前頭頭是道說各種搖滾門類發展歷史,可她不為所動,因為你不好看呀,立春在心里說,都不存在在一起的必要條件。

但是如果只有好看的臉蛋,好像也沒什么用,都沒有一起玩樂的可能性。如果格調太高的也不行,相較之下會襯得她無比俗套,這樣一定要減分。最好的就是能跟她自己一樣,胸無大志,躲在家里數工資,逛街買衣服做SPA,回家最開心的事是開一瓶啤酒把自己灌醉。

可是Alex看起來格調有點高哎?;故峭轄諉グ?。


8

Alex第二次約春分見面,送了她一件大衣。

當時在吃飯,出商場時氣溫驟降,微冷。索性帶她拐回商場買了衣服。他一眼相中了她心心念念想買的那件。真貴啊,一個多月生活費了都,還得問媽媽要錢還他大衣錢??墑撬故敲磷帕夾氖障鋁?。真討厭這種送到心坎坎上的禮物,要退又舍不得,不退又良心不安,還錢給他又怕他不收。無論如何都要還錢給他,立春下定了決心。

Alex果然沒有收。

“也不算什么禮物,就當這個月的獎金吧,公司發的獎金我就都扣了可好?”他說。

這讓她回什么!這個月獎金好像有八千多!那個case順利做完估計還有漲!春分的臉擰巴得不像樣子,只能說:“啊……好的……多謝……”

果然結果還是這樣。春分心里空落落的。

“晚上去喝酒可好?”Alex問。

“不喝,沒錢?!貝悍鐘械閆?。

“是去你學校旁邊的小清吧?!盇lex繼續說。

哎這個人怎么這么討厭,每次都掐在她喜歡的那個坎坎上,一點都舍不得拒絕。

加分加分,90分。不能再多。


9

這么說起來,其實攻略春分也不是什么難事。

不過是從前追求她的男生們,都太捧著她了,掏心掏肺想把最好的東西給她,其實她根本不需要。她不過是想有個人,一起喝酒,一起吃飯,一起談成績高低工資漲落這些家常瑣事。那個需要她崇拜的人,過去的十九年都沒有出現。

Alex能讓她崇拜了吧。相貌俊美,工作極強,生活格調又自適應。

寵她又懂她。

這是喜歡了嗎?


10

“是?!貝悍炙?。

Alex臉上笑得無比燦爛。因為他剛才鄭重問了一句,“你喜歡我嗎?”

這天春分20歲生日,不尷不尬的年紀,她戀愛了。

初戀哦。

就算他只有90分。


樓主

參加活動次數: 0

6#
 樓主| 發表于 2016-7-25 10:32:17 | 只看該作者
江南丘陵。

山丘一層疊著一層,遠山的霧靄流動著微茫的光芒。清明時分,杜鵑花漫山遍野,明媚爛漫,如同戀人憂傷的笑靨,滿山遍野的花圈是在悼念著什么呢?

這些年,回家的方式換了又換,只是繞過重山又疊嶂,心里微微浮現的面容似乎再難以更改了。

杜康。

單是輕聲念出這個名字就足以叫人淚流滿面。


1

小城市總會給人造化弄人之感。

清明出生的城市那么小,大家同一個小學,同一個初中,同一個高中。交際圈交叉,走在路上就算叫不出名字也能認識臉。大家互為對方的前男友前女友,相聚在結婚的喜宴上,都有可能是前對象們的聚會。

比如說,清明的初戀男友,杜康。

杜康的兩次婚禮清明都去了。

在丘鎮,在新界。

新娘都是同一個人,都不是清明。

南方小城丘鎮,到香港要倒三趟車。丘鎮到衡陽,衡陽到廣州,廣州到紅勘,遞進似的越來越繁華,仿佛把過往懵懂年少時光狠狠碾碎在車輪下。


2

年少時候戀愛得高調。清明是叛逆的女生,杜康又是耀眼的男生。一雙戀人,玩世不恭得緊,期考表彰大會一起牽手上領獎臺,高臺下面烏壓壓一片全在發笑。

杜康去了香港念大學,而清明艱難地考去了廣州。按照慣常的套路,異地戀,吵架,冷淡,不平衡,七年之癢。

大學畢業那一年,像是萬蟻侵蝕的高臺轟然倒塌,他們在激烈的爭吵中分手。

分手后一直斷斷續續有聯系,各自戀愛,各生歡喜。清明得過很長一段時間的抑郁癥,失眠,抽煙,喝酒,吃藥,瘦到40公斤,笑著跟杜康說這件事,他會慶幸說,還好已經分手。

明明還在笑著,清明的心卻寒成了冰。


3

杜康的女友換得很勤,以至于說要結婚的時候,清明都以為是在開玩笑。

她把自己同他的每一任女友比較過,有比她好的,有比她差的。這一位出乎她意料。平庸得出奇,鼻梁塌陷,個子矮小,更不會說廣東話,普通話不標準得令人發指,跟杜康站在一起毫無存在感。

“你中意她噢?”婚禮上來來往往的客人,清明在洗手臺碰到了他。

“很適合結婚?!倍趴悼雌鵠春蕓?。

“不是說不會結婚的嗎?”

杜康一怔,眉頭鎖了起來,訕笑說:“現在畢竟成熟了?!?br />

4

跟杜康分手的第一天,她做過挽留。陳列了她種種的好處,如何能與他共度一生,如何會不給他壓力,可是杜康說,不為什么,咱們算了吧。

“我年輕?!?br />
“過十年你也老了,可我還是喜歡二十幾歲的小姑娘?!?br />
“我漂亮?!?br />
“也是會被比下去的?!?br />
“我同你志趣一致,只怕以后你再難遇到?!?br />
“遇不到那天再說?!?br />
“我這樣的才情,不要說女生,男生里面能比得上我的也不是到處都有,更何況還對你一往情深,你真的確定?”

“確定?!?br />
“我也可以不結婚也不生孩子?!?br />
“我都說這么傷人的話了,你為什么還不放手?!?br />
那好吧,那就放手。

清明的抑郁癥持續了兩年。從輕度到中度,中度到重度,又慢慢消失不見。


5

大一那年杜康患了中度抑郁,清明每周陪他去醫院開藥。有次杜康說想吃家鄉的腐乳,清明周五翹了一整天課趕車回丘鎮買腐乳,眼巴巴周六上午趕到香港送到他面前,被他冷冷推開。清明問他是不是生氣了,他也不說話。

杜康一直都是驕傲的少年,從小在稱贊中長大,會彈漂亮的鋼琴,會說流利的英語,清俊樣貌把他從穿著邋遢校服的高中男生的隔離開來,仿佛全身都在發光。上了大學后,他發現他不再是唯一耀眼的男生,出類拔群者大有人在,他被淹沒在蕓蕓大眾之中。

他越來越不喜歡自己,順帶著越來越不喜歡清明。

“我連自己都喜歡不了,怎么能喜歡你呢?!倍趴鄧?。

“沒事兒,我喜歡你就夠了?!鼻迕靼迅橥低蹈樵謁?。

“這對你來說不公平?!?br />
“我可以騙自己嘛?!鼻迕饜ψ潘?。


6

清明骨子里有種自帶的阿Q精神,換句話說,就是喜歡騙自己。

騙自己喜歡杜康,騙自己杜康喜歡自己,騙自己杜康一直忘不了自己。騙到后來都分不清到底是真的喜歡還是自欺欺人。

清明的第二個男友,也是丘鎮人,大學校友,高一屆的師兄,公司的同事,在一起一周分手。

“你要把前男友的東西收拾干凈?!筆π炙?。

清明在房間里收拾了一整天,一樣東西都舍不得扔,不足八平的小房間,他每年按時送的生日禮物,圣誕節禮物,情人節禮物,平常不顯眼,卻慢慢融入骨血成為生活的一部分,一旦要扔掉就仿佛要挫骨揚灰。

而是如同氧氣,毫無存在感,卻無法離開。


7

“你知道嗎,我看不得你好?!倍趴燈狹搜掏?,隨手扔進了洗頭臺。

他皺著眉頭的樣子,跟熱鬧的婚禮格格不入。再也不能撫平他的眉心了,清明想著,不禁哀從中來,甚為諷刺。

良久,兩個人默然不語,仿佛這些年的種種,不過一場笑話。他當時看不得她好,她其實早有察覺。只是當時愛得太過投入,主動將雙眼蒙蔽罷了。

大學時她化著漂亮的妝穿著漂亮的新衣服去見他,他只會冷冷推開,反復強調說“你變了”。其實誰不會變呢,以前那個奪目耀眼的男生,變成如今服從人情世故的中年男人。而當時只會流著淚挽留,恨不得把心掏出來,證明自己還是那個天真叛逆的小女孩,還能乖巧盲目地給他設置光環,并且永遠不會被世道改變。而今這樣,再回頭看,不過是自欺欺人而已。

“明明都是一樣的人,憑什么你過得比我好?!倍趴燈狹搜掏?。


8

她的一生才過去三十年,一半都在同杜康糾纏,被苦戀透支得百折不撓無堅不摧。

做他的戀人,做他的解語花,做他的十六號愛人,做他日日夜夜不愿面對的隱疾。

“下次,總會比這次好吧?”

清明笑著對自己說。
樓主

參加活動次數: 0

7#
 樓主| 發表于 2016-7-25 10:33:04 | 只看該作者

怎樣形容單戀?

「用別人的冷漠懲罰自己的青春」
「想好了一百種結局,卻從未開始」
「就像在機場等一艘船」

無論哪一句
都如一根刺
深深扎在你的心里

清明斷雪,谷雨斷霜
寒潮離開,氣溫開始攀升
谷雨是春天的最后一個節氣
哪怕他曾是你穿山越嶺
坐著火車硬座,穿過半個中國
只為見上一面的人
也該從春夢中醒來了
是時候,從愛的幻覺中醒來了



無論愛情是神靈、是游戲,還是一場偶然
只有在愛情里,我們歲月的荒蕪
才能找到蔭蔽
by(敘利亞)阿多尼斯


1

夢里快要吻的時候,忽然醒來,仿佛天地都換了色。

窗外的日光片片壓下,被困鐵路已有兩個多小時。原定下午一點的見面被無限延遲。

谷雨呵了呵手心,從口袋里掏出原定的時間安排表,上面皺巴巴地寫著:“13:00,寧瑾,香港?!?br />

2

從上海到香港,長江中下游平原,江南丘陵,南嶺山脈,17小時,硬座。第一次一個人出遠門,沒想到竟只是為了見他一面,想想都覺得不可思議。

谷雨平時睡眠很淺,多夢。不想上了火車竟然一直睡得安慰。手機里循環放著寧瑾喜歡的歌,滿滿全是日文。日語的發音輕柔古韻,仿佛遠古穿越至今的溪流上泛著的月光,清而涼,一如他在她心里的印象。

書包里躺著一封信,滿滿的全是思念,思念他溫柔的語調,思念他冷靜的面容,思念他香樟樹下慢慢走過的頎長身影,谷雨想親手交給他,親口對他說:“阿瑾,我想你了呀?!?br />

3

日光沉了一些,火車轟隆隆開始前行。

天色更加暗了,暝昏墨般籠罩上來,天邊輝煌日落,仿佛將要吞噬天地。五點了,離香港卻還有兩個小時。

按下接聽鍵:“嗯嗯……對,我這兒火車晚點了……還要兩個小時……星巴克?……嗯嗯,好……那我下車了就直接去找你?!?br />
谷雨復又睡了過去。

夢到自己跟在寧瑾身后,開心地看著佐敦的各色風景和人山人海。她踩著他的影子走過九龍的大街小巷,在校園大樹上偷偷刻下兩個人的名字,扯著他的衣角可憐地看著他讓他買蛋撻。

谷雨想,要是自己是一條狗就好了,開心的時候可以快樂地搖著尾巴蹭著寧瑾的衣角,轉念又覺得不對,怎么能把自己想成狗呢?

寧瑾的學校如她想象的一樣莊重蔥郁,寧瑾穿著黑色風衣,背挺得筆直,越發襯得他高大俊朗。

他依舊沉默寡言,上了大學也沒有改變什么,谷雨覺得這樣離群不好,但心里又是歡喜的,歡喜得搖晃著尾巴。

學校的樹格外茂盛,清晨只有谷雨與寧瑾兩人閑逛。風吹落樹葉,踩在腳下沙沙地響,谷雨突發奇想地捏了幾片樹葉悄悄塞到他口袋里,不想被他發現了。

剛想認認真真幫他把葉子從口袋里清理出來,他卻握住了她的手,說:“好涼”,然后微微彎下腰。

寧瑾的唇瓣近在咫尺,谷雨甚至都能清晰得看見嘴唇干裂的紋路,她閉上了眼睛,耳畔卻傳來汽笛轟鳴,身子有節奏地搖晃。


4

火車到站了。好長一個夢。

黑夜像一朵漆黑的花,悄無聲息地開放。

寧瑾果然沒有在站臺等她。她輾轉問了幾個人,找到了星巴克,看到他正在閉目打盹,和她想的一樣,黑風衣,孤坐在那里一眼就能認出。

谷雨推了推他,他睜眼看見她,愣了一下,笑了:“你來了啊,我竟然睡過去了?!?br />
谷雨紅著臉說:“白等這么久你也挺累的?!?br />
寧瑾說:“你才累了吧,打算玩多久回去?”

谷雨說:“明天就回去,趕著上周一的課?!?br />
寧瑾說:“那得抓緊時間玩了?!?br />
谷雨說:“嗯?!?br />
旅館在寧瑾學校旁邊,他安置好了谷雨便回宿舍了,臨走時抱歉地說;“今晚本是班級聚會,我得去趕個尾巴,明早我再來找你?!?br />
谷雨輕輕地回答說:“嗯?!鼻岬梅路鷂⒎綬鞴?。

她手里攥著那封寫滿思念的信,卻遲遲沒有塞到他手里,遲遲沒有說:“阿瑾,你不想我嗎?”

窗外的夜是萬家燈火恢弘壯闊,夜市千燈照碧云,高樓紅袖客紛紛,寧瑾曾用這一句詩向她描述九龍夜晚的旖旎風光,而現在她覺得心口被壓得說不出話,此刻她若是一條小狗,尾巴也一定不會搖擺。

仿佛不遠千里從上海來到香港,只是為了一個心中模糊不定的結果。

寧瑾清而冷,或許是因為……他從未喜歡過她吧?

在谷雨面前,他總是謙謙君子,溫文爾雅,同他說話總是平和微笑。她以為他喜歡她,不曾想只是自己一廂情愿?;蛐砟撬耐放袒覆蝗サ囊徊惚∷?,待到日光灑落云翳,天地復又清朗,年少時該碎的夢境都會煙消云散,包括寧瑾。

也對呀,做了那么長時間的夢,好似一場漫長凝結的霜,寒潮結束的時候,終究還是會消失無蹤。

沉沉地睡了一覺,一夜無夢,醒來枕頭卻微微有點濕。


5

懵懵懂懂跟著寧瑾逛了一下九龍,便借口說記錯了火車時間,要中午提前就走。

寧瑾略表遺憾之后便送她去了車站,過了檢票口,回頭看見寧瑾已經不再目送了,谷雨便隨便找了個地方蹲了下來。

火車發車是下午三點,她苦笑,怕是要一個人干坐三四個小時了。

那封信攥在手里還是沒有送出去。谷雨緊緊地攥著它,就像攥著女孩子最后一點點微茫的小虛榮。路過垃圾桶,隨手扔了進去。

信的最后一行,認真地寫著:“我喜歡你呀,我可以做你的女友嗎?”字跡已被暈染地模糊,她昨夜翻來覆去看了好幾遍,淚無聲地滴落在空氣中。

她終究,是放不下。
樓主

參加活動次數: 0

8#
 樓主| 發表于 2016-7-25 10:33:40 | 只看該作者


一直覺得
武俠小說里所描寫的相愛
有一種別樣的酣暢淋漓

江湖兒女愛上了誰
就背著長劍大刀跟著誰
在腥風血雨里闖
有恩報恩有仇報仇
而且無論是什么樣的分離
最后好像都可以重逢
這大概就是所謂
奮不顧身的其中一種形態

說到情字看似很復雜
瞻前顧后
需要考慮很多因素
可是一旦遇到了那個人
所有的距離都變不見了

恩,立夏到了
管他什么以后
把夏日剛開始時冒頭的燥熱
都變成愛揮霍掉吧



1

知道他會走,所以我從來都不挽留。


2

我喜歡立夏。

噢,我指的是立夏這個節氣,才不是張立夏這個沒腦子走遍整個海港城還找不到吃飯地方的笨蛋。

說真的,真的沒有比張立夏更笨的人了。沒買八達通,沒辦電話卡,沒換港幣,甚至港澳通行證都到港口才想起來加的簽注,就大剌剌趾高氣揚拎著我來了香港,美名其曰窮游,哎,腦仁兒疼心肝肝疼五臟六腑都在疼。

他防曬霜都沒帶!迪士尼門口大排長龍曬成了大紅薯,整個胳膊脖子大腿第二天碰著就火辣辣疼。訂的彌敦道里彎彎繞繞面積還沒有三平的三人間,三,人,間,OMG。

明明說好第二天起早去港大看色戒取景地,他一覺睡到十二點還格外自信地說已經查好交通路線,噢,他說的是2008年的百度知道的搜索答案?;褂謝褂?,定好的當晚一起去維港坐游輪,他一個人在海洋中心忙著給人代購不亦樂乎結果黃了我的維港夜景。

“哎親愛的你別生氣嗎,我這不是答應了人家不好推辭嘛?!閉帕⑾幕雇氡緗?。

一口老血。沒死真是太好了。


3

你問我為什么喜歡張立夏?

我也不知道呀。

我們兩個在一塊處對象,根本沒有未來的。他是成都人我是廣州人,大學畢業之后他要去美帝我要去香港,他要留在那里,而我要回廣州。什么時候畢業?七月份就畢業啦,現在已經五月了。

離別嘛,不過是早有預謀的事情。

可是我就是喜歡他,能多喜歡一天是一天,以后的事兒留給以后再想。

適合擁抱的時候就應該擁抱,適合親吻的時候就應該親吻。酒杯在手里,就應該干了它嘛。


4

還有啊,適合心疼的時候,就應該心疼。

張立夏這么不靠譜我真沒想到,訂的安蘭街的餐廳,顯示沒有預定,被趕出來想在路邊吃許留山,現金不夠,還得滿大街找港幣兌換。五月份的香港陰晴不定,驟降暴雨,張立夏一只手護著我,另一只手護著他幫人買的亂七八糟的東西,狼狽不堪。

我有點心疼張立夏,交了我這么一個甩手掌柜女朋友,又要成天哄著我讓我開心,我開心了又成天欺負他。他怎么能脾氣這么好呢!真是叫人氣都生不出來。

莫名其妙地心疼他。像是心疼一個犯了錯的小孩子。

“張立夏?!蔽頤鍬涮蘭σ謊業揭桓鏨壇”苡?,我突然叫他。

“嗯?”他說。

“好喜歡你呀?!蔽宜?。

他突然低頭吻住了我。

手忙腳亂中猝不及防的一個長吻。

身邊人流交織,來來往往的各色眼神。嗯,還是閉上眼睛吧。

腦海里畫面攢動,剛戀愛時借著昏黃的燈光他笨拙地給我戴著難看的Tiffany的粉心項鏈,一戴一年多也沒舍得摘下來;窮困潦倒的時候,還要從牙縫里擠出點錢給他買眼罩,好讓他晚上睡得好一點;喝多了酒大肆回憶前男友,氣得從不喝酒的他也喝得渾身酒氣,還是沒舍得跟我分手;……

我突然,想要嫁給他。


5

不當其時,正當其心。

6

當時還是張立夏追的我。

我要發好人卡的時候擺了理由:“我要去香港,你要去美國,以后會異地戀的?!?br />
張立夏說:“我可以不去美國啊,陪你去香港?!?br />
我想了想,好像還不錯,就稀里糊涂談了戀愛。處對象之后張立夏立馬就反悔了,給美國那邊學校發PHD套辭信發得不亦樂乎,收到回信了還裝作漫不經心地說:“香港估計是去不了了?!蔽夷茉趺窗炻?,莫名其妙上了賊船,總不能臨時跳海吧?更何況,我還這么喜歡他。

我有多喜歡他呢?

他會發光呀。

他帶我見新的人,吃新的東西,去新的地方,溫柔有力地把我從陰暗的小角落里面拉起來,早睡早起不喝酒不抽煙不泡吧,雖然他老是腦子轉不過來做事顧前不顧后,可是我還是覺得跟他戀愛是全天下最有意思的事情。

跟張立夏談戀愛,真是會上癮的。

越舍不得放手就越喜歡他。

越喜歡他就越舍不得放手。

如果注定是要分手的,那么可不可以盡量晚一點?


7

還是會分手的啊。

這才剛剛想要嫁給他呢。忍不住悲從中來。又不能拉下臉去留他,因為根本沒用呀。


8

晚飯在旅館樓下的7-11吃的,窗外逼仄狹窄的街道,跑車馬達轟鳴的聲音時不時傳來,隨手的兩份套飯,饑腸轆轆的兩個狼狽旅人,張立夏還多拿了兩瓶嘉士伯。

我有點奇怪,他不喝酒的,上一次喝還是因為被我給氣急了。張立夏給我開了一瓶,自顧自喝了起來。完了,他畢業論文被斃了還是他覺得我劈腿了?我沒有劈腿啊真的!事實證明是我想多了。

張立夏說:“你是不是不太想結婚?”

我想都沒想說:“不想?!蔽抑幌牘薷帕⑾?,可是跟他又沒結果,那還想結婚干嘛?

張立夏說:“可是我挺想跟你過一輩子的?!?br />
我看向別處,聲音對他說:“別想啦你知道不可能的?!?br />
張立夏似乎狠下了心,把手機擺到我面前,說:“你看看這個?!?br />
我聽見他在繼續說:“我一直在等你松口,等你說跟我一起去美國,你這個犟脾氣十頭牛都拉不回來,香港這地方真有這么好?天氣又熱住得又擠消費還貴得離譜,你會廣東話還好咯,我怎么辦只會說普通話,買個東西還要遭嫌棄,可是這個地方好像又不錯,一想到你在這里,似乎就充滿了溫情?!?br />

9

那是一份錄取通知書,獎學金給得很充足,跟我要去的港校是同一個。

張立夏說:“你不跟我走,只好換我跟你走了??墑?,你能不能嫁給我呀?”

我幾乎都要哭出來了,還強撐著板著臉:“戒指呢小伙子?”

“啊,”張立夏尷尬地說,“我忘了,現在去買?”
樓主

參加活動次數: 0

9#
 樓主| 發表于 2016-7-25 10:34:16 | 只看該作者
二十四節氣中
小滿之所以稱之為小滿
是因為在這個節氣
夏熟作物開始變飽滿
卻尚未完全成熟

曖昧要幾分滿
才能恰如其分?
等待要幾分長
才配得上結果?

就像太滿的水
會溢出一樣
愛是藏不住的
總有一天
你要露出馬腳


相信愛的年紀
沒能唱給你的歌曲
讓我一生常常追憶
——程璧《戀戀風塵》


1

月亮圓圓缺缺反反復復了十二年,總是將滿未滿時最是迷人,小滿這么想。新月太瘦,滿月太肥,極端的東西大多短命不長久,最勾人心弦的月大約只能是肥瘦適中的弦月,不至于太瘦,也不至于太胖,剛剛好懸在樹梢上,欲拒還迎地勾引著人們去神游物外,想象它盈虧兩極的形態。

世間情事大多如此,將滿未滿,猶抱琵琶半遮面,方能使人心旌搖曳,欲罷不能。

物極必反,盛極必衰。總歸都是要失去的,不如遠遠望著,從不妄圖去得到它罷。


2

此刻小滿縮在床上,窗外椰樹樹叉上低沉沉叉著一只弦月,像女孩子漂亮的指甲月牙,海風一陣陣吹進屋子,夾帶著魚腥味,西貢依舊是熱得不像話,似乎比市區還要熱上幾倍。此時他心緒微妙,似是解脫,又悵然若失。他談了兩年的女友跟他提了分手,他沒有挽留。

女孩哭鬧著說:“你就是不喜歡我?!?br />
小滿說:“我沒有不喜歡你?!敝皇敲荒敲聰不棟樟?,他心下說。

戀愛的時候,小滿總覺得煩躁。想著總是要分手的,就一點點克制自己的感情,吝嗇得一絲也不愿意多給。他一向活得克制而隱忍,不是很能理解別人陷入愛戀時的沉迷姿態。

不過認真說起來,他倒是心里藏著一個偷偷暗戀了十二年的女孩子。十二年,講起來都覺得荒謬,可能就是因為喜歡得不夠深,才妄想用時間來證明些什么吧。

小滿翻了個身,關上窗打開空調,身上翻來覆去全是汗。他有些煩躁。倒不是因為突然被分了手,而是因為顧媚,這個他暗戀十二年的女孩子,她又要有新戀情了,對象是寧瑾。

寧瑾是他以前的大學同學兼同事,最近接連升職水漲船高,人又俊朗,相較之下小滿竟顯得一無是處?!耙彩?,我怎么爭得過呢?!斃÷?。他心里其實不大看得上寧瑾,外地人想在中環活下去,意志有多堅定暫且不提,起碼整個人都會在強壓下變得無趣吧。


3

翌日晚上顧媚帶了寧瑾來了小滿的館子。

是小滿自己開的小海鮮館子。他前幾年辭了中環高薪的工作,跑回了西貢自己開飯館。他是土生土長的新界人,跑去港島上班還要小心翼翼掩蓋口音,無聊又裝腔作勢。

說起來,他們兩個,還是他介紹給認識的。寧瑾隔三岔五跑來問他顧媚的喜好,他也倒豆子全都說了,兩個人為何一拍即合,怕是也有他推波助瀾。

飯吃到一半寧瑾去洗手間,顧媚問他:“你覺得怎么樣?”

小滿埋頭扒著飯,怔了一會,反問:“什么怎么樣?”

顧媚笑說:“能不能拍拖?你說行就行,我只信你?!?br />
小滿一時之間百感交集不知從何說起,他只聽見自己聲音在說:“人挺靠譜的,你再看看聊不聊得來吧,說不定現在只是在迎合你呢?!?br />
他心里說不上什么滋味。這些年看著顧媚分分合合人來人往,他也懶得上去表白表白,只會陪她失戀買醉,談天說地甚至到她和男友的性生活問題。說到底還是人慫,萬一連朋友都沒得做呢。顧媚第一次戀愛的時候,他學會喝酒,第二次他學會抽煙,第三次到后來日漸麻木,只會心里說:

誰知道什么時候分手呢。

算是別人口中的備胎吧。

備胎也比什么都沒有強。

顧媚說:“好咯,那我再看看?!?br />

4

寧瑾單獨請小滿吃了飯,麗思卡爾頓的下午茶,儀式莊重,西裝革履。人模狗樣,小滿心里想。

蝦餃,湯包,河粉,貴得出奇少得驚人。味道很好,確實精致,可是小滿卻沒什么胃口。

“阿媚像是在吊著我?!蹦⒒?,“我如今進退兩難,不知如何是好?!?br />
小滿疑惑,說:“你們不是相處很合拍嗎?”

寧瑾說:“不知道她是不是看出了端倪,上次從你那里回去之后,便對我忽冷忽熱的,還常問一些興趣方面很刁鉆的問題,像是在試探我是不是真的跟她有話聊。我也不知道該怎么辦,我是個最無趣的人,再這樣下去只怕會露馬腳?!?br />
小滿心中竊喜,卻又平添幾分不甘,憑什么寧瑾這樣索然無味的男子都能跟顧媚相談甚歡,他卻不可以?這樣想著,更是傷感,生怕顧媚受半點委屈,他說:“興許是她覺得你對她不夠關懷?”

寧瑾問:“何解?”

小滿說:“阿媚她雖然將男朋友的才華看得很重要,但更看重的是對方的戀愛表現。你得慣著她寵著她,生病帶她去看醫生,她想吃路邊攤也要陪她吃,喝酒不要攔著她,她喝醉了會哭,抱起來有點沉,但是很聽話,你只要扶著讓她不倒就行;她很會照顧人感受,就算生氣也會怕你難過,所以你一定要先道歉,不然她一個人憋著難受;她朋友很多但是關系清白,你千萬不要誤解;她……”

說得正到點,寧瑾打斷他說:“勞煩慢點,我記一下?!?br />
小滿頓時就沒了興致,推辭說:“差不多講完了,就這些吧?!?br />
這么無趣的人,怎么配得上她?


5

按照顧媚的慣例,撩了一個多月差不多就能談戀愛了。這次也沒例外。

例外的是,她想結婚了,跟寧瑾。

“他待我很好,人也忠厚,收入不錯,鄭重地求了婚,跟我從前交往的男友都不太一樣,更何況又談得來,感覺在一起能看到未來的樣子?!憊嗣乃?,低頭啄了一口咖啡,“如果每天給他洗衣做飯等他回家,好像也很合適,再說,過幾年我也三十歲了,該結婚了?!?br />
這家荷里活的咖啡館,他們上國中的時候周末常常來這兒,看書,自習,看她的各色男朋友。

小滿有些不知所措,顧媚突然說想結婚,像是悶頭一棍,打得他心中五味雜陳。她一向情場飄蕩慣了,陡然神情嚴肅說想要安定下來,讓人不得不懷疑這是浪子回頭??墑撬餉錘≡甑囊桓鋈?,怎么可能放棄滿世界的蜂蝶去嫁人呢?再者說,感情這種事情,何必投入全部心力呢,傷人又傷己,更何況結婚這么無趣的事情?

小滿強撐著笑,說:“你自己把握嘛,我又沒結過婚,給不了你什么建議?!?br />
顧媚見他不評價,便另起話題:“你之前那個女朋友不是談了挺長時間嘛?!?br />
小滿說:“不算長,兩年多?!笨墑俏蟻不讀四閌?,他心里想。

“不想跟她成個家什么的?”顧媚問。

“不太想,在一塊的時候就打定了主意會分手?!斃÷倭碩?,裝作不經意地說:“更何況我心里有別人?!?br />
顧媚愣了一下,神色曖昧地說:“哦?”


6

你知道嗎?

人的天性就是惰性。

就像是萬事萬物都有慣性一樣,人的惰性才是人自然發展的形式。在沒有摩擦力作用的情況下,事物只要有一個力的作用,就會無休止地向前推進。這個前進不是主動的,而是在慣性作用下,只有繼續前進才最不費力,謂之惰性。

所以,一個人要下多大的決心,盡多大的努力,才能逃離原有既成慣性的處事態度?

小滿心里慌亂極了。

像是突然被扒光了衣服站在大庭廣眾之下,任人圍觀譏笑。


7

顧媚說:“你喜歡的姑娘怎么樣啊,我給你打僚機?”

小滿一咬牙,定了定心神,說:“也不怎么樣,會玩,愛喝酒,酒品不錯,招蜂引蝶,呼朋喚友,不是什么良配?!?br />
顧媚是什么人,她豈能不會意?小滿緊張地等她答復,盼望她能裝傻岔開話題,又存了一絲希望,希望她能直截了當拒絕他,斷了他此后的念想,等了良久,卻只看見她微微笑起來,嘴唇輕輕開合,說:“什么時候開始的?”

“國中算到現在,十二年?!筆炙塹錳宄?,一年年疊加,做個深情的幌子足夠了。

顧媚笑了,攪了攪咖啡,說:“也就是說,十二年前坐在這里開始,你就盯上了我?小滿先生,你得有多慫才挨到現在才說?現在才說,你這是……在玩火?!弊詈筧鱟炙狹撕芫貌潘?,神情迷離,勾得他心顫。

“我也不想繼續慫下去了,都這么多年了,不想再看見你分分合合而我一個人傷心?!斃÷?,“不如我們有個結果,談個戀愛?”

顧媚歪著腦袋看著他,嘴角微微勾了起來,笑說:“好啊?!?br />

8

小滿呆呆地看著她。

竟感覺如在夢中,又好像夢醒了,從云端直直跌落了下來。
樓主

參加活動次數: 0

10#
 樓主| 發表于 2016-7-25 10:35:00 | 只看該作者

芒種
謂有芒之種谷可稼種矣

人生與耕作相似卻不相同
耕種時機無法預測
連自己都會忘記
自己幾時曾種下因
又為何會結下果

今晚的故事
讓我想起蒲公英
命運中人們都不自由
所以只好聚散由風


總說愛一輩子,好像生老病死,
是我們掌控得了似的。
何時聚,何時散,何時生,何時死。
當真是不敵天命的。
——張愛玲


1

逆時針

阿英第一次遇到阿芒,在她家鄉,新界靠海的破落村莊。

她眉眼生得美,才六七歲卻已有媚態,怕生,怯生生躲在樹后面不敢同別的小孩子玩耍,他看見她獨自一個人跑回了家。

他當時二十出頭,替人收債,見此番情景,硬生生自己替人把錢填上了。是阿芒家弟兄的賭債。


2

順時針

阿芒剛滿十六歲,就嫁給了李先生。她只是模糊知道這個姓,就糊里糊涂被父母塞了過來。

他據說已有三十歲,但看起來很是年輕,眉目之間有幾分英氣——是吝氣。阿芒只是細細打量他,心里出奇地冷靜,想著以后日子該怎么迎合。她原本想自己挑個好糊弄的丈夫,不想物極必反嫁了這樣的人。

“你不怕我?”李先生問。

“怕?!卑⒚⑾肓訟?,覺得這么說比較順他的意。

“你老豆老母給你講了我是做什么事的嗎?”李先生又問。

“他們……還沒來得及說?!卑⒚⑿⌒囊硪砘卮?。

“給人收?;し?,也炒點股,沒有固定的事做?!崩釹壬?,“不過,還是養得起你,你可以在家做點飯洗點衣服,也可以出去找份工作,看你心情就行?!?br />
“那李先生……我晚上睡哪?”感覺不是很兇惡,阿芒決定摸一把老虎屁股。

“嗯?不睡一間?”他明顯呆了一下,又自顧自笑了起來,“也是,你怕我,我晚上睡沙發?!彼底潘噸弊呷ノ允冶Я艘淮脖蛔映隼?,攤在沙發上,又好像想起來什么,回過頭對阿芒說:“對了,我叫李冠英,你可以叫我阿英?!?br />
“嗯?!卑⒚⑺?。


3

逆時針

曠日持久地窺探一個人的生活是什么感覺?

像是躲在黑暗深水中屏氣,看不到希望,連掙扎一下都沒有勇氣。

阿英常?;崛グ⒚⒌拇遄永鐫對犢此?,以各種形式,收錢、看地、替人提親,一個人去、兩個人去、一幫子人去,提刀去、拿圖紙去、帶錢去。阿芒似乎不怎么出門,他前前后后去了那么多次,只遇到她八九次,差不多,一年一次。

她的個子越來越高,身形挺拔,一根脊梁骨直直聳立著,撐得整個人明朗俏麗。她馬上就該嫁人了吧,阿英想。這個村子的女孩子,無不是被家人坐地起價嫁出去的,更何況她這樣好看。

這些年月積累下來,她成了他心中的執念,要見到她,要再次見到她,可是再次……怕是見不到了吧,她始終會成為別人的妻子。


4

順時針

關于稱呼這件事情,阿芒一直都沒扭過來,只敢在心里小聲地說“阿英”。也不好意思再稱呼“李先生”,只能粗暴地省去。吃飯的時候,不知道該怎么叫他,都要走到他面前小聲說“吃飯了”。

他是個脾氣很好的人,甚至有些孩童心智,不怎么生氣,只是行為舉止看著略有殺氣,喝酒抽煙,身上常有新傷,她看著心疼,也不能勸什么。阿芒心里摸透了他,兩個人相安無事,也并未有什么很大起伏。

結婚過了好幾年才有的孩子,阿芒身體不好,生產時幾乎要血崩而死,在醫院養了有足月才回家,護士一直盛贊阿英是個好丈夫,稱她有福氣:“都不看是男是女,直接沖進來看你怎么樣了?!卑⒚⑻?,覺得心里有什么東西發了芽,在突突地往外邊冒,噗通,噗通,平地起了波瀾。

是個女孩,阿英起的名字,叫李芒,“這樣我就有兩個阿芒了?!彼?。滿周歲的時候,去周大福打了一對小金鐲子做周歲禮,路過戒指的柜臺時,他突然停了下來:“我給你買個戒指吧?!?br />
“可是要花好多錢?!卑⒚⒊僖傷?。她知道他有一點錢,也知道他沒有很多。

“最近炒股票賺了一些,還沒來得及給你?!卑⒂⑺底?,指著玻璃柜臺里的隨便一個,問:“這個好看嗎?”是個漂亮的鉆戒。

“好看呀,可是我更喜歡那個?!卑⒚⒅缸鷗舯詮裉ㄒ桓鱟婺嘎探渲桿?。金托上嵌著一小顆綠寶石,配色看起來不太和諧,應該會便宜一些 。

“它不好看?!卑⒂⑺?。

“可是……我好看呀?!卑⒚⑿ζ鵠疵佳弁渫?,“再說它獨一無二,很合適呀?!?br />
阿英被她逗笑了,說:“你喜歡它,那我也喜歡?!?br />
阿芒頭一次發現,他似乎也有著讓人心動的力量,噗通,噗通噗通,噗通噗通噗通。


5

逆時針

三十歲。阿英對著鏡子刮胡子,認真凝視著鏡子里的自己,他一直不太顯老,嬰兒肥到這個年紀還沒有褪掉,走在路上常被人誤會成學生。這一直困擾他,面相太年輕不是什么好事,看起來辦事靠不住做不了大事,出去收賬都要額外拿些刀棒裝腔作勢。如果阿芒看到這張臉,會不會覺得不好呢?

那個村子的人,嫁女兒的錢用來娶媳婦。既然給夠了錢就能娶到阿芒,那為什么不能是他娶呢?

“等我?!彼諦睦鎪?。


6

順時針

阿芒心里會常常冒出一點點疑惑,在遇到她之前,阿英都跟誰在一起?談過戀愛嗎?離過婚嗎?有過孩子嗎?如果有孩子,會不會比她還大?這些疑惑點點滴滴匯成小溪、小河、江河湖海,在她心中翻涌不止,她甚至都開始嫉妒起那個可能不存在的前女友,憑什么那么早就能遇到他?

有天中午他回家吃飯,阿芒大著膽子問他:“你談過多少個女朋友呀……”

他正在喝湯,聽見她這么問,嗆了一下,她又手忙腳亂給他倒茶。他說:“怎么突然問這個?”

“我憋著心里也難受,不如跟你攤開來問?!卑⒚⑵鶘碭⒎?。

“沒談過?!彼成雒骱靄?,陰晴不定。

“真的?”阿芒問句剛落,門口嘭嘭嘭響起粗暴的砸門聲,他眼神示意她躲進臥室,自己去開了門。過了一會他回來從柜子里拿了刀要出去,跟她說:“晚飯做好,等我回來,慢慢說以前的事?!?br />
“好嘛,去嘛去嘛。晚上給你做好吃的?!卑⒚⑺?。


7

逆時針

阿英娶阿芒的儀式稱得上鄭重。鳳冠霞帔,車隊如流,耗了他大半的積蓄才租來的。

掀開蓋頭的時候,人流攢動,沸反盈天,她靜靜地看著他,漂亮的眼像深
深一潭靜水,像是在說:“你是我的丈夫?!?br />
這是她第一次見到他。

阿英捧著她的手,恨不得把她整個人摟在懷里,又怕嚇壞了她。

要盡我所能去?;つ閶?,阿英心說。


8

順時針

時至今日,阿芒還記得那天晚上,她做好飯等他回家,可是他很晚才回來。

除了他,還有很多人。他們抱著他急沖沖手忙腳亂放到了床上,他們說,“英哥受了傷,好好休息一下?!倍嬪⒒?,任人擺弄,路過她時,只是嘴唇動了動,像是在說:“我回家了?!?br />
她一個人怔在那里,好像看了一場好戲。等到眾人都走了她才開始給他擦身上的血跡,他身體還是溫的,還有呼吸,胸口還在淌血,她輕輕擦著,生怕他疼。

她靜靜擦著,直到血也不流了,身體也涼了。然后突然不知道要做什么,就嚎啕大哭,兩眼發黑。


9

逆時針

他最后一次見到她,在簇擁的人流里,他被人扶著抬著隨意動著傷口。

生生死死的事情無聊至極,可是他又那么想活下去,好好陪著她。


10

順時針

阿芒如今六十歲。

歲月空添三十年,好似人生大夢一場,與心上人幽會又訣別。

良辰好景虛設。便縱有千種風情,更與何人說?

您需要登錄后才可以回帖 登錄 | 立即注冊

本版積分規則

QQ|Archiver|手機版|小黑屋|賀州520網簡介|

廣告投放:點擊這里給我發消息    技術反?。?a target="_blank">點擊這里給我發消息

桂公網安備 45110202000034號

賀州520網 ( ICP12005547-1 )Design by www.lhznj.icu © 2014    

下一頁 快速回復 刷新頁面 返回列表 返回頂部
重庆时时开奖历史结果 极速pk10官网下载 二八杠十三字口诀 时时彩四码计划软件 至尊是什么牌图片 龙虎相斗谁是赢家 二八杠游戏免费下载 捕鱼达人2最老版本 赌博翻倍公式137 时时彩三星走势图彩经网 澳客 重庆五星综合走势图 手机qq斗地主好友同玩 真人二人麻将 重庆欢乐生肖是不是官方的 重庆时时彩5星人工计划